《解谜茑屋》读书会:从茑屋书店学用户经营

《解谜茑屋》读书会:从茑屋书店学用户经营 有人问过我,一个月会看几本新书?我从未正式统计过,因为有时一天就会购买(或者收到)好几本新书,但我想数量总在数十本新谱。身为爱书人,逛遍大大小小的书店好像也是很正常的事儿。 于是,我常在诚品书店被网友「捕获」,也曾流连于茑屋书店,纪伊国屋书店等日式书店。这次很高兴有机会和书粉联盟学习思考门派遣的两个帮主Shary,美棻共同举办活动,一起探讨「从茑屋书店学用户经营」这个有趣的主题。 不知你是否逛过茑屋书店?对它的印象为什么呢?是看起来跟诚品很类似的气质书店,还是有其他的想法呢? 套句吾友林承毅的说法,茑屋书店的经营重点并非卖书,书只是它所设下的一个重要接触点,实际重点在于透过体验元素进行策展,目的是为了向居住在台北生活有余裕,对物质,食物要求比较高的客群进行进行。换言之,这是一家从使用者需求出发,透过实境展演,呈现对于未来美好生活想像之概念店。 茑屋是一家用“企划力”引动内在需求渴望的实践场,它绝对不是书店,而是一家用“境教”来启发你如何生活的体验店。 我实际逛过茑屋书店之后,也发现它和诚品书店在服务体验设计上的一些差异。听说茑屋书店之前曾派员来诚品书店观摩,后来更是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就我来看,茑屋书店有三个迷人的属性,分别是企画,颜值和数据。从企画的角度来看,这是茑屋书店创办人增田宗昭的强项,不时可从网路或媒体报导上发现他们推出的各种策展活动,可说是相当迷人;但我也必须持平该,我们诚品书店的表现并不逊逊色。至于在颜值(软,硬体设计)的一流,老实说诚品书店的表现也不差! 但就数据的营运与应用而言,可以理解为拥有T-POINT联盟体系的茑屋书店更胜一筹。他们如何经营用户,细长形塑忠诚的粉丝,是我相当知名的之一。 如果您读过《解谜茑屋:TSUTAYA的未来生活进行实验所用》,《风格是一种商机:茑屋书店创办人增田宗昭只对员工传授的商业思考和工作心法》这几本书的话,应该就会理解增田宗昭的企图不只是想开一家书店而已,更想要贩售有趣的生活随之给大家。 所以,他把CCC集团脉动。 只有将一种生活方式融入产品,才能跨越时代,人种,世代与性别。 — —增田宗昭 剖析茑屋书店的用户经营策略,可以从场域,行销和社群经营等不同面向切入,其中:接触场所,用户价值,运营目标,品类策略,人群策略和行销目的等等。 我们也可以理解茑屋书店采取大方留客的策略,鼓励消费者尽量多待在书店里闲逛──无论是喝杯咖啡还是看书,都可以将该公司传递品牌形象与用户经营。 某些其他商家对贩售生活风格的看法,增添田宗昭更重视把生活转变诠释为一种对于美好生活的憧憬与向往。等购书指南,他们也大量运用活动策展或店员导引等方式,来协助每一位消费者找到自己热爱的书籍,商品。 绝对,增田宗昭透过昭屋书店汇聚聚了多元的商品和稍微的人群,从而产生一种极具魅力的生活逐步,也持续为广大的客户提供独特的价值。任何人来到茑屋书店,都可以迅速地找到自己喜欢的商品或书籍;就此顾客旅程来看,最可贵的不只是促进消费与业绩成长,更是共同参与和创造一种崭新的生活选择。…

我读过的patricia highsmith书籍的评论

盐的价格 华丽。 不是悬念的惊悚片,而是多亏了写作和赌注(战后1940年代美国的女同性恋之爱),每一件事都令人陶醉。 我喜欢托德·海恩斯(Todd Haynes)的电影《卡罗尔》(Carol),这实际上首先激发了我阅读这本书并开始我对帕特里夏·海史密斯(Patricia Highsmith)的热爱。 现在阅读并看过它,我可以说这部电影非常忠实于本书(包括其中的部分),但是通过保留本书全部或全部材料的三分之二来起作用。 这是一个很好且必要的电影决策,它使电影能够保留小说的亲密感并发展爱情故事,这是真实的故事。 但是,读小说并获得更多的东西真是一种享受。 如今如此真实的美丽人物,对初恋,女性之间的爱情,1950年代美国的主题以及所有由此而来的事物(消费主义,顺从性,乐观主义)的痛苦而准确的描述,以及对美国的总体描述(他们拥有的美丽事物-百货商店的环境,汽车,高速公路(不同于阻止芝加哥公路旅行的电影,这本书带您从纽约到北达科他州再回去),手提箱,时尚,环境和故事) 。 对我来说,这本书拥有全部。 我读了两次。 伊迪丝的日记 哇,这是一个令人困惑和令人不安的故事。 我的副本背面引用了纽约客对该时期的评论,称其为“迄今为止史密斯史上最雄心勃勃,最出色的作品。”我必须同意,尽管主题和背景并不迷人,因此可能不那么吸引人。像我这样的读者。 (见上文,像我这样的读者喜欢阅读的内容)。 但是这个故事结合了海史密斯的所有主要主题和原型人物,充分发展并融合在一起,在一个房屋中相互作用。…

M火车读书俱乐部

大约7个月前,当我第一次搬到纽约市时,我对这座城市将如何对待我感到不安。 我对纽约市有很多假设,并担心这可能会导致我精疲力尽,感到孤独并不太适合我的性格。 实际上,NYC嘈杂,肮脏,拥挤且不堪重负,但它也具有真正的魔幻时刻,而这些时刻不仅存在于电影中。 今晚,我在地铁上恰好有这种典型的纽约时刻。 作为背景,在过去的几周中,我已将阅读更多书籍作为个人目标之一。 为了作为忙碌的研究生有效地做到这一点,我习惯于每次在地铁上阅读的习惯。 结果,在过去的六个星期中,我阅读的书籍比过去六个月要多-几乎全是在上下班途中。 今晚没有什么不同,因为我在地铁上读最新书。 不同之处在于我的耳朵没有耳机。 坐着看书时,我听到旁边有一对人在谈论我们对面的人正在读的书。 我抬起头,认出了这本书-“四个协议”。我旁边的那个家伙继续说,这周他看到四个人在读这本书。 现在,这个故事有许多版本,那就是它的结尾。 但是,那不保证有中等职位。 相反,接下来发生的是地铁魔术。 任何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与陌生人交谈的习惯。 我没有忽略评论,而是说:“这是一本非常好的书。”突然之间,另一个坐在《四个协议》读者旁边的家伙说:“的确是。”坐在我旁边的女士也表示同意,原来的讲者在问这本书,有问题的读者在分享他今天才刚开始读这本书的方式。 很快,每个人都在添加相关的书本建议,并对他们现在正在阅读的书本进行展示和讲述。 这是有时在纽约市发生的那种疯狂的陌生人互动。这座城市似乎存在于人们之间的二分法中,他们假装没有其他人存在,避免目光接触或与陌生人有随机的真实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