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荒凉

0。

我觉得啊,有一些什么都是无法在事情发生的当下就能定义它之后会成为一个某种的存在,像是我恨你是因为我爱过你啊。

1。

是否在骑车时无预警地遇到阵强风,我都会想,有什么东西飞走了吗?有什么东西是被吹走的吗?被吹走的东西重要吗?那还能有什么东西是会轻易被强风吹走的呢,重要的东西都已经收好了啊。收好了,是意味着尘封了那些贴上标签的东西就是不会再触碰了,还是因为要把它保护好才装进箱子里?但好像都不是啊,一码归一码的分类好像不适用在错综复杂的我们爱得如此移位转难眠身上。

「不做爱的爱着不好吗。」

『不会啊,就像我跟我的前任,我们没有做爱却爱得死去活来。

重要的东西。像是你,应该说像是与你相处的这些时光遇见你的那些地点,在记忆里疾走的种疲劳我们对话里的种温和,所有的知觉都与你有关所有的心都向着所以重要的不会出现你又还有那些你知道的我,我们。

谢幕后的演员名单之后谁都知道是谁辜负了谁。

当风来了,树叶也跟着就走了。

2。

那怎样才可以说是一段认真的感情。

是在相爱的时间比较长,还是相爱的时候没有过吵架。或者两个人的生活大于一个人的日子,又或者睡醒的时候发现身边的谁睡得安稳。问自己这样好吗对吗,其实这不错的啊为什么不好么的,一直想要厘清自己在做着什么事。怕是跟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做着相反的事就是不合群的众矢之的。

遗憾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但也不会是全世界的事。这回世界只有你们俩,你们两人的心中有自己的一把尺一道界限。就算旁人的我们都看见了你付出的多过她要求的,但是偶尔你给不起的那些她的需要,她会说你没爱着她没爱过她。

而你已经预支了之后的幸福在爱着现在的她。

3。

我的台北是属于清晨的。走在不算拥挤的街道上没有什么人群的喧闹。机车格里的机车,总停下来过地上画的方格还要好几个数量。在城市内不断翻修的那些忙碌,却总是比你深沉的睡意来得还要快,没有片刻休憩的迎头赶着不晓得会通往何方的远方。

失眠是这城市的病灶,窝藏一丛丛丛的危险因素,电视机嚷嚷的大声地掩饰不愿接触他人的躲在自己被窝里的孤单。以为可以驱赶被心跳声埋葬的恐惧。恐惧那些不知道是谁正做着你也渴望的那些美梦。
虽然梦醒了就是醒了,就什么都没了。到底我们还是渴望躲进极乐世界追寻不存在的快乐。

5,

好多好多的东西记录了我们自身的习惯。打字的力道替换字的排序,油门的轻重转弯的角度,有好多好多的我(或者你)就以着不想被干扰的姿态进入了另一个人的领域,试图改变或是支配,想要让每个人都看见这是谁建造的移动城堡。

但我没有不欢迎你的来到无花果园里寻花,只是不要践踏了我辛苦灌溉的一大片草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