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吃一本书。 – Shantai Cojocaru –中

我想吃一本书。

如果我要一本书一本书地,一章又一章地吃圣经,经文像米粉一样混杂并包裹在叉子的尖齿上,它的味道会是什么样? 这些单词会像很久以前写的那样听起来陈旧吗? 还是像葡萄酒或臭奶酪一样老化? 会不会有些话使我感到苦涩,使我的嘴唇缩成一团,我的眼睛在寻找水来洗去它们?

在一些书上,我喜欢嚼口香糖。 有时,它们会失去风味,我会吐出来。 有时候,它们不会,一旦我的下巴开始疼痛,我就让它们从我的嘴唇上掉下来。

我曾读过某处某处的东西,说我们,我们那笨拙的小人,把页面上的单词看成是物理地形上的物理对象,而物理地形是我们在逐一获取信息时所走的页面字。

沿篱笆长的树莓灌木丛长得比我的乳头还高。 我走过篱笆的长度,然后停在灌木丛前,我们的身体彼此面对。 我弯曲膝盖,弯下腰,每棵小树上都撒上红色,我不鞠躬,弯曲,从树茎上拔出覆盆子。 我的手是我的工具。 选择时要小心。 并非每个浆果都值得品尝。

我相信单词可以食用很多次,就像植物开花的果实一样。 你吃的变成你。 这些单词,它们的句子以及它们的组合使菜肴温暖起来,使您感到凉爽,像黄油一样搅动您的内心。

品味的线条吞噬了书籍样本,使人心旷神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