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讲故事的动物的思考

讲故事的动物:故事如何使我们成为人。 乔纳森·戈特绍尔(Jonathan Gottschall)。

小说的目的是什么? 为什么进化(这种过程的效率极其残酷)没有杀死那些闲置时间而不是狩猎或繁殖的人类呢? 为什么是故事? 在一部涵盖进化生物学,人类学和心理学的书中,乔纳森·戈特绍尔(Jonathan Gottschall)试图回答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

“讲故事的动物”中,他将科学框架带入了一个原本受到艺术家严格保护的领域。 两个主要的假设很明显:(1)阅读小说是一种低成本的替代性体验或“虚拟现实技术”,可以帮助人们“练习人类社会生活的关键技能”;(2)自从人们开始集体生活并拥有宗教,故事使人们团结在一起。

戈特绍尔通过主张“问题排练”小说模型来捍卫他的第一个假设。 根据他的说法,所有故事都遵循一个基本框架:一个陷入困境的人物,在各种情况下战胜了胜利。 类似于飞行模拟器,它教飞行员如何在不坠机和不死的情况下操作飞机,小说将读者空投到模拟的世界中,以在平装本的安全范围内应对现实生活中的问题。 大脑中的镜像神经元会增强我们的实践能力,从而使从小说中获得的训练能够嵌入读者的内记忆中。 从格林童话,到黑暗小说,如索菲的选择,再到电视上类似罗斯-拉结的浪漫戏剧,所有小说都是在高风险现实世界中实践的。

故事就是这样,人类一直在纺纱以帮助彼此排练现实生活中的复杂危险。

图片:乔纳森·戈特绍尔

戈特绍尔的第二个假设是从他的博士生导师戴维·斯隆·威尔逊(David Sloan Wilson)的著作《 达尔文大教堂 》( Darwin’s Cathedral)借来的,他说宗教及其有关道德的故事使人们工作得更好。 有关如何过道德生活的神圣文本及其指示“减少了社会摩擦”,“将社区捆绑在一起”并“强化了一组共同​​的价值观”,从而确保人们将群体的利益置于自身之上。 有人可能会争辩说,印度教徒在印度的权利就是这样做的:试图改写历史教科书以主张一种新的民族主义并使印度教徒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